玉淵譚天:中國,是市場更是賽場

香港新聞網10月22日電 10月20日,中國公布了最新的外資數據。今年以來,這一數據已經成為某些西方媒體唱衰中國經濟的“主攻點”,微信公眾號“玉淵譚天”梳理了美西方主要媒體關於中國經濟的報道發現,平均每天都有1至2篇有關外資逃離中國的內容。

玉淵譚天刊發文章分析認為,外媒之所以抓著這一數據不放,是近一段時間以來,全球跨國投資整體低迷。去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同比下降12%。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從大趨勢來看,中國難得地保持了上漲勢頭——2022年中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12326.8億元,同比增長6.3%。

今年,形勢變得更加嚴峻,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發布的報告,初步估計2023年一季度全球外商投資同比下降25%。

中國同樣受到了影響。最新的數據顯示,2023年1-9月,中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9199.7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8.4%。

文章稱,外商投資是市場行為,階段性波動是正常,但外媒拿著這一數據反復炒作“外資逃離中國”,又試圖用這一數據定義中國經濟,構建非此即彼的二元敘事。

一家企業,不會因為一個數據去作決策,同樣,一個數據,也無法定義一件事的好壞。

在華外資企業真實的聲音到底是什麼樣的?我們又該如何看透數據背後的發展邏輯?

通過權威機構,玉淵譚天文章作者接觸、了解到了在華外資企業的真實想法,並得出了一個判斷:中國,正在成為檢驗外資質量的最好土壤。

企業的目的是盈利。今天的中國,對外資企業來說意味著什麼,首先要看的,是營收。

據玉淵譚天收集到的一組數據:

● 今年第二季度,蘋果大中華市場營收157.6億美元,佔總體營收19.27%;

● 今年第二季度,特斯拉中國市場營收57.31億美元,佔總體營收22.99%。

一家公司,在一個國家的市場營收佔到其總營收的1/5左右,甚至近1/4,這個權重是相當高的。

中國市場不僅規模大,收益也高。

根據測算,近五年來,中國的外商投資收益率為9.1%,遠高於歐美的3%左右,也高於其他主要新興經濟體。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高淩雲表示,對於外資來說,中國市場不管是作為採購市場還是銷售市場,基本上佔到了它四分之一左右的份額,現在全球其他地區的利潤率都很低,沒有企業會有勇氣放棄這麼龐大的一個市場。

其實,市場和盈利一直是外資所看重中國的重要條件,這是許多外資企業來華獲取競爭力的抓手,然而獲得競爭力的內涵早已變了。企業在中國獲得比較優勢靠的已不是早年間低廉的勞動力和原材料價格。

2018年7月,特斯拉與上海市政府簽署獨資建廠的協議。上海工廠,目前每周能生產汽車超過13000輛。

效率的背後,是有近200家中國企業直接、間接為特斯拉供貨。這其中,又有相當一部分企業的工廠,距離特斯拉的工廠在500公里以內。

這樣的供應鏈產業鏈優勢,只在中國能夠找到。

中國對於外資企業的意義,不單單是中端的生產與後端的銷售,在這個過程中,中國市場也在影響其研發與設計,重塑其競爭力。

今年上半年,自主品牌乘用車的市場份額達到53.1%,這是自主品牌首次實現半年度市場份額超50%。

這是二三十年前,這些跨國企業無法想象的情形。

2009年開始,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新車銷售市場並持續至今,借著中國汽車市場高速發展的東風,來自德國的大眾、來自日本的豐田等,都曾登頂“世界第一大車企”的寶座。

與此同時,中國的汽車產業鏈也在不斷完善,中國的自主品牌也在不斷成長。

對外資企業而言,著眼中國市場,不再是單純地跟盈利劃等號,而是通過深耕中國市場,不斷增強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今年一季度,中國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一大汽車出口國。這其中,新能源汽車出口增速迅猛。

現在,中國代表的不只是“市場”,更是中外企業產品的“賽場”。

正如波士頓咨詢公司(BCG)全球名譽主席漢斯-保羅·博克納在今年提到的,如果你身處像中國這樣競爭激烈的市場,你真的必須做到最好,因為你面臨著來自最優秀的人才和企業的競爭。如果你試圖回避競爭,將註定失敗。

類似的話,美國通用電氣前董事長傑夫·伊梅爾特也說過,他在自己的自傳中寫道:

如果你不在中國做生意,你興許無法生存下去。

這不是被中國市場淘汰,而是被時代所淘汰。現如今,一個不在中國紥根的企業,又怎麼能說自己可能成為頂尖企業?

中國貿促會辦公室對600多家在華外資企業進行調研後發現,近九成外資企業認為中國市場的吸引力在上升或不變。

所以,可以看到,今年以來,包括特斯拉、大眾汽車、星巴克、高通、寶馬等在內的一百多位世界500強企業和行業龍頭企業的負責人紛紛訪問中國。

玉淵譚天的文章認為,追逐市場,追求產品力,這才是一家企業應該做的。而中國的市場,就是最好的賽場

企業想要長期發展,不僅要專注於當下,更要著眼於未來。

這就需要企業感知新趨勢,捕捉新需求,把握新機遇。

文章列出一組數據,可以看到這樣的新趨勢:

今年1至9月,中國新設外商投資企業37814家,同比增長32.4%。

為何會有這麼多外資企業源源不斷來到中國?

前不久,文章作者和外資企業馬士基的工作人員聊了聊。馬士基是世界最大的集裝箱船運經營者,但大家可能想不到,這家公司在中國最大的辦公地點,是成都——距離海洋1000多公里。

作為較早一批進入中國市場的外資企業,和中國對外開放的布局一致,一開始,馬士基在中國的辦公地點也布局在沿海地區。

在紥根中國市場後,馬士基發現,以成都為代表的內陸城市也在逐步成為對外開放的高地,這些城市,都將成為物流行業新的藍海。

馬士基亞太區供應鏈管理交付總監崔佳表示,這些城市距離口岸很遠,運輸的成本很高,只有規模化,才能降低成本。馬士基,成為先行者,從沿海,搬到了成都。

在這裡,馬士基同樣能夠服務於全球的客戶。成都,是中國提出的共建“一帶一路”倡議上的樞紐城市,而這一倡議,將中國與世界連接。

事實上,像這樣打破地理限制,打破原有發展瓶頸的故事,正在各個參與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上演:


● 印尼有了自己的第一條高速鐵路;

● 克羅地亞有了第一座把國土南北連接起來的大橋,實現了民眾“300年的期盼”;

● 柬埔寨擁有了自己第一條高速公路;

● 老撾擁有了歷史上第一條準軌普速鐵路;

● 馬爾代夫擁有了第一座跨海大橋;

● 埃塞俄比亞,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遙感衛星;

● ……


原本,這些國家基礎設施較為薄弱,對於那些發達國家的外資企業而言,到這些國家投資,投入產出不成正比。

但現在,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給這些外資企業搭好了平台。

這是只有在中國,才能感知與捕捉的趨勢與機遇。

這幾天,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剛剛結束。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在高峰論壇期間表示,對日本沒有參加共建“一帶一路”倡議表示遺憾。

事實上,已經有不少日本企業通過與中國企業合作競標的方式,參與到其中,分享新的機遇。

從中國貿促會辦公室了解到,會上,68個國家和地區的近300家中外企業達成了972億美元的項目合作協議。

會場上,中國為這些國家與外資企業牽線搭橋。

在會上有這樣一個細節,一家來自沙特的公司表示,自己簽的協議除了和中國有關,還涉及14個“一帶一路”倡議共建國家。

對於一家沙特公司而言,如果要一個個國家去談,難度可想而知,但在共建“一帶一路”倡議這個框架下,這家公司“借船出海”,一下子能進入14個國家的市場。

長期研究外資的中國社科院投資問題專家潘圓圓觀察到,這幾年,中小型外資企業正在加速進入中國,其中很多企業專注細分領域。

突破新市場需要考慮的東西有很多,對於這些規模不大的企業來說十分困難。但中國企業在這10年間,積累了大量同其他國家合作、共建的經驗,在這個框架下,這些企業只需要做好自己最熟悉的事就好。

150多個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的國家,每個,都是機遇。

單純拿著外資多與少就去定義中國經濟的好與壞,這樣片面的判定,毫無意義。

我們不能拿著某個單一的數據去作判定,同樣,一個企業也不能拿著只言片語去作決策。

值得注意的是,多份在華外國商會發布的報告中都提到,擔心受到中美關係的影響,是外資離開中國最主要的原因。

《紐約時報》就在報道中提到,美國企業如果對中國採取一如既往的態度,就可能被美國議員傳喚。

如果一個企業只拿著美國政客對中美關係的幾句厥詞去作決策,結果會是怎樣呢?

這幾家企業的境遇,說明了問題:

一家德國企業將發動機生產線從中國搬到了其他國家,結果生產質量無法達標;

幾家美企將生產線從中國搬到了其他國家後反映,管理成本完全不可控。

現在,這幾家企業都有了將生產線遷回中國的計劃。

實踐,是最好的證明。

畢竟,美國政客炒作對華“去風險”的真實意圖,是要用威脅加欺騙的手段,實現對華遏制打壓的目的。

各國企業,是美國用來實現目的的“彈藥”。炮彈上膛,會不會變成“炮灰”,並不是美國所關心的。

美國隨時過河拆橋的底色,歐洲國家是最清楚不過的了。

2011年歐債危機發生後,意大利等歐洲國家經濟陷入了漩渦。在當年舉行的G20峰會上,時任美國總統不僅斷然拒絕對意大利援助,並且意圖干涉意大利的經濟主權。當時,意大利二戰後擔任總理職務時間最長的貝盧斯科尼,也辭職下台。

然而,誘發了歐債危機的罪魁禍首——美國華爾街的高管們卻穩坐辦公室,從這場危機中套足了紅利。

現在,當一些美國企業再度受到美國政府干擾時,更多理性的各國投資者,選擇相信自己的判斷。

數據顯示,1至9月,法國、英國、加拿大、瑞士、荷蘭實際對華投資分別增長121.7%、116.9%、109.2%、76.9%、32.6%。

那些美國盟友國家的對華投資,不僅都保持高速增長,其中三個國家更是實現了翻倍。

對於外資企業而言,一家頂尖的企業,必須要能夠承受各種各樣的壓力。當下這個時代,是否要屈服於地緣政治的壓力,同樣是檢驗一家企業是不是最好企業的評判標準。

就在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開幕式上,習近平主席宣布了中國支持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的八項行動。

這是中國開放的又一行動。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貿學院教授崔凡表示,前不久,國務院還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優化外商投資環境 加大吸引外商投資力度的意見》,一共24條措施,涉及提高利用外資質量、保障外商投資企業國民待遇、持續加強外商投資保護等六個方面。

今年年初,新版《鼓勵外商投資產業目錄》正式施行。這是歷年來,新增鼓勵條目最多的一次,引導各類外資投資中國中西部、東北地區。前不久,國家發改委表示,還將研究出台更大力度吸引外資的政策措施,進一步做好外商投資促進和服務。

中國,只會更加開放。中國的大門,永遠對外資企業打開。

一個多月前,玉淵譚天在上海,和3M公司負責人聊了聊。他表示,入華近40年,3M公司遇到了很多挑戰,而3M應對挑戰的方式,是選擇加大對中國的投資。

在被問到為什麼敢在危機中還加大投資時,3M公司負責人表示,我們看的更多的是長遠,中國發展的勢頭沒有變,大環境沒有變。

玉淵譚天認為,投資中國,會有收益,投資中國,也是在投資未來。對於外資企業而言,是否選擇中國,意味著是否選擇未來。(完)


【編輯:黎金良】
热门文章